ジン

︿( ̄︶ ̄)︿

【忘羡】论羡忘和系统的兼容性(一个想逆CP的系统)⑫

景子酱:

前文




第十二章(应群众要求!见狗怂汪叽!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魏无羡登时魂飞魄散,方才为了糊弄人打听消息,文绉绉故弄玄虚的仙门名士做派轰然崩塌。他往后丢了块碎银,一手撑住茶桌,迅捷无比地凌空跃了过去,落地之后拔腿狂奔,撕心裂肺道:“蓝湛!蓝湛蓝湛蓝湛!救命有狗啊啊啊啊啊!!!”


茶铺小二握银伸手道:“哎!公子!茶钱给多了!”


魏无羡头也不回:“帮那位先生一起付了!让他明天的说书内容用点心!”


被他嚎得东倒西歪,系统艰难地爬出来道:“老祖!老祖你注意一下!在这个世界里,理论上来说你是不应该怕狗的……”


魏无羡边逃边怒道:“什么狗屁理论!这种事哪来的理论!怕就是怕怎么都怕!给我戴再多帽子都没用……蓝湛呢!他人呢!”


刚才蓝忘机在听完夷陵老祖一夜多少多少次的故事之后,脸色不太好,似乎并不想靠近说书先生。为了避免他把对方吓跑,魏无羡就让他站在听书的地方等着,自己坑蒙拐骗套口风去了。此时他后悔无比地冲到说书台前,张开双手,一头扎进了蓝忘机怀里,死死环住他的腰,连拉带拽往上爬,魂不守舍地颤声道:“蓝湛快快快抱紧我!有狗你看见了没有快把它们赶走啊!!!”


蓝忘机被他这么一扑一撞,仍是稳稳地站在原地,依言搂住了魏无羡的腰,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字:“……好。”


魏无羡手脚并用地扒在他身上,四肢收紧,下巴抵在他颈间,双眼紧闭根本不敢睁开,只觉耳畔犬吠声越来越近,顿时又是一阵毛骨悚然,道:“它们到哪里了我怎么感觉就在我背后啊!快跑啊蓝湛你怎么不动啊!!!”


不仅是不动,蓝忘机从指尖到腕部,再到手臂,到整个身躯,都僵在了原地,似乎还在微微颤抖。只是魏无羡被他抱得很稳,一时浑然不觉罢了。


在魏无羡逃命的间隙里,系统一直想说什么,无奈对方根本不理,这时见他魂魄归窍了一部分,才见缝插针道:“那个,有必要提醒你一下……”


“说是反的,就是反的。即使是谁怕狗……也是反的。”


闻言,魏无羡眼前一黑,一阵天塌地陷的绝望感,刚回来的魂魄又被抽了出去,手一抖,差点从蓝忘机身上掉下来,崩溃道:“什么玩意儿这都是反的!那你让我怎么办啊!现在怎么办快快快说啊啊啊!”


系统也很无奈:“……跑吧。”


魏无羡咬咬牙,视死如归地松开蓝忘机跳到地上,一把拽住他的手就要夺路而逃,道:“蓝湛我真没想到这都能反过来!不过这没什么的!一点都不丢人,狗确实很可怕对不对!赶紧跑一起跑,避尘在不在?要不我们御剑?剑飞得够高吗狗能够得着吗……哎你怎么不走啊!”


将逃跑路线逃跑方式以及可能的危险单方面规划完毕的魏无羡,突然发现要拽着一起逃跑的人一动不动,似乎仍然气度雍容神色淡然地立在原地,在旁人看来,还是那个处变不惊的矜雅名士。这让他很是惊悚,心道蓝湛该不会是吓蒙了吧?


也是,毕竟狗真的很可怕啊。


想到这里,他心里涌起一阵同病相怜的凄凉,颇有责任感地攥紧了蓝忘机的手,正准备强行把他拖走时,忽然感觉手被轻轻地回握了一下——


很轻很轻的一下,指尖还有点发颤,蓝忘机低声道:“魏婴,你,退后。”


旋即,避尘挟着冰寒之气离鞘而出,清透澄澈的剑光仿佛当空劈下了一道雪幕,却连一枚沙砾都不曾扬起,只是呼啸着凛然破开了空气,生生把那几条撒腿奔来的黑鬃巨犬吓得停了爪子,嗷呜了几声,畏缩地夹了夹尾巴,半趴在地上不动了。


方才街上有不少人都被那吠声可怖形态凶猛的巨犬骇住了,这几条狗眼如灯嘴如盆,獠牙雪白森森,脑袋周围还有一圈蓬松炸开的毛,跟小型狮子没什么两样,一口下去连树都能削下半边,何况是人。众人有尖叫的有傻眼的,有连滚带爬跑路的,有抓住身边人袖子“嘤嘤嘤好可怕”的,可谓是千奇百怪各显神通,却在这时齐齐统一了表情,眼睛一眨不眨,愣愣地望向那长剑斜持在手,抹额并衣袂随风扬起,仙气凌然的白衣人,喃喃道:“先祖啊,这,这是来了哪方的神仙?”


魏无羡也愣住了,问系统道:“刚才不是说……蓝湛他……?”


系统同样很疑惑,道:“不知道……也许他觉得你也怕,所以他就不能怕了。”


蓝忘机收剑回鞘,昳丽面容尚有几分苍白,走回魏无羡身边,道:“没事了。”


魏无羡眨眨眼,正待答话,长街另一头隐约传来哒哒的马蹄声,马上的人还没露脸,一声高嗓大气的吆喝已经传了过来:“怎么回事呀?怎么回事呀这是?”


须臾,那人气喘吁吁地纵马冲了过来,翻身滚下了马——真是滚下来的,从魏无羡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见一团镶金穿银的白球弹到了几条伏地的乌黑巨犬面前,大惊失色道:“哎!这谁?谁把你们吓成这样的?胆子不小啊他?”


巨犬没敢抬头,只往前耸了耸尖尖的耳朵,委委屈屈地呜咽了一声。见状,金银团子掸了掸衣袖,怒气冲冲地站起,正准备收拾一下这敢在自家地界上放肆的人,一转身却只见对方绣着卷云纹的齐整衣领,素白如雪,不染一丝尘埃,再往上,才对上了一双色如琉璃的浅淡眼眸,此时正居高临下地、冷冷地俯视着他。


金银团子顿时有点犯怂,往后退开两步,肚子里的气都瘪了三分。他在这指甲盖大的地方,从小土财主变成了青年土财主,坐井观天地逍遥快活着,平日里跟仙门世家鲜少来往,偶尔得见,也不过是本地世家的几个修士,从没见过这种气度的人物,因此本能地不敢放肆,但在旁人面前,还是得撑住面子,故而他壮了壮胆,人五人六道:“敢问这位……”


“为何当街纵犬。”


“啊?”金银团子怔了怔,抬头见这白衣人神色冷峻,语气不善,居然像在教训自己,当即就想撅过去一句“我就纵犬你管得着吗”。话到嘴边,他再瞥了一眼对方那冷若冰霜的琉璃色眸子,还是忍了回去,老老实实道:“旁,旁边那村子犯了太岁吃人嘛,想找几条黑狗镇一镇……”


闻言,魏无羡从蓝忘机身后钻出来,习惯性地要躲在他背后避犬,想了想,还是强忍着腿肚子打颤绕到了前面,挡在蓝忘机身前,道:“是江尾村的事?”


金银团子道:“没错……”他见这一黑一白两人皆是风度出挑,品貌不凡,那白衣人的灵剑还厉害得很,他剑一扫,自己的狗趴一群,这时也把他们的身份猜了个七七八八,应该是玄门中人没错了,没准能帮上自己。虽然那白衣人看上去冷冰冰的,很难对付,好在那黑衣青年语气平易近人,眉眼间也自带三分笑意,想来是很好说话的。


想到这里,他又道:“两位公子,方才多有冒犯。实不相瞒,要不是被那村子吃人的事逼急了,谁也不会想这种法子……这样吧,二位且到我家中歇息一番,权当是给二位赔罪了……想要什么随便说!”


蓝忘机正要拒绝,魏无羡已经抢先一步道:“好说,不过……”


金银团子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干脆,忙喜道:“不过什么?酒宴?还是美女?不必客气尽管……”


魏无羡:“先把你的狗拖走,立刻,马上。”


 


大半个时辰后,一座装饰金碧辉煌,品味一塌糊涂的大宅子里。 


“唔,原来如此……”魏无羡干掉了第三盘果品,不客气地把空盘子往旁边一推,转头道:“请再来一盘。”


故事的情节非常老套,和魏无羡猜测的所去无几。金银团子某天相中了个女子,生拉硬拽地要娶人过门。而那女子正巧住在江尾村里,就在她成为名正言顺的姨太前两天,村子正巧开始吃人了,正巧把她给吃在了里头,出不来了。


金银团子说起这件事就相当悲痛:“道士和尚请了不少,法也没少做,怎么就不见个好呢?前些日子听人说,用九条狼獒,七条赤练蛇,同符咒一起镇在村的西北角,兴许能引出那邪祟来……可这不管用啊!邪祟没出来,狗还自己跑了……”


魏无羡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说这当然没用了。村子里被“吃”的人,八成是遇上了走尸,剩下两成是自己变了走尸。成群的尸变现象要加以操控,或多或少与阴虎符有关——阴虎符可是本人作品,拿狗去对付它,谁想的馊主意。


金银团子还在兀自悲痛着:“兰,兰儿……兰儿她可还没过门呢……”


闻言,蓝忘机眉尖一抽。


旁边的魏无羡一口茶喷了出来,咳得昏天黑地,举袖子给自己顺了顺气,再给蓝忘机顺了顺气,道:“谁???”


金银团子:“兰儿啊,我还没过门的二十一房姨太。”


金银团子:“有什么问题吗?”


魏无羡心说你这问题大得可不是一点两点,强忍着不笑出声,道:“这样啊,想来那兰儿姑娘应当是颜如美玉,让人见之忘俗,一眼倾心吧?”


金银团子自豪道:“那是!不笑好看笑了更好看,穿白衣服尤其好看……嗯你问这个干什么?”


魏无羡忍笑忍得脸快抽筋了,道:“没事,随便问问……天色不早了,请问府上管饭吗?”


金银团子豪气冲天:“自然!”


魏无羡拍拍身上的果屑,站起来,凑到表情漠然的蓝忘机面前,低声道:“走了,吃饭去,不吃白不吃对吧?蓝,二,哥,哥。”


 


TBC.




PS.大家务必宽容我的恶趣味……

【忘羡】纵情

同道殊途‖° 三月辞:

>感觉听名字就不是什么正经文


>然而这还真就不是什么正经文


>这是车这是车这是车!纯车纯车纯车!【敲黑板!画重点!】


——[以下瞎扯淡,可无视]


*这篇文,不,这辆车算是高中生涯最后一篇文吧...虽然本来就寥寥无几_(:3 」∠ )_【躺】挺开心短短一两个月遇见很多很好的人,来不及能好好聊聊,偏偏就高三了【摊手】。那就让这辆车来送彼此走上各自的归途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癫】


                                                                                                               ——来年见


这是车钥匙↓↓↓↓↓↓


https://m.weibo.cn/5456954070/4119396404587823


p.s.能不能...看完后回来留个评啊(´∩ω∩`)?哪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好啊_(:3 」∠ )_那样的话我就很开心了...比心♡

没毛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深不见鹿砚酒:

1.小乔和周瑜听说大乔来了,于是两人合力抢来了大乔的法杖在峡谷到处传送,总会有人莫名其妙的去了另一个地方,没毛病。

2.貂蝉因为太爱跳舞,对于吕布的劝告她总是一如既往的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凭一句无尽的舞蹈何日方休,在扭秧歌的时候伤到腰,没毛病。

3.孙尚香因为每次翻滚都会弄脏衣服很不高兴,刘备就给她想了个办法:把床单绑在头上每次要翻滚的时候就用床单裹在身上,这样就不会弄脏衣服了,没毛病。

4.据目击者叙述,说是最近总会在这一代看见一个头发束的极高的穿着白色铠甲的男人,抱着一只大尾巴狐狸到处蹦跳,因为狐狸一直是出于挣扎状态,怀疑此人嫌疑重大,没毛病。

5.兰陵王企图牵花木兰的小手,却被花木兰躲开并留下一句:你的手会不会也带毒的。没毛病。

6.扁鹊满脑子如何让庄周的鲲变异,庄周满脑子如何保护自己的鲲不被扁鹊下毒手,搞得人都睡不好,没毛病。

7.张良最近胃口有点大,刘邦几次都怀疑是不是有了,但事实上张良只是心情不错多吃了半碗饭而已,没毛病。

8.赵云找诸葛亮算命,亮曰:你离我远点为好,赵云一听生气的说了句:你怕是个假算命的哟,没毛病。

9.高渐离兴致高昂突然弹琴突然放生高歌,荆轲见效果不错拿出个盆放在高渐离面前,啊,果然好多人丢进了好的金币,没毛病。

10.安琪拉丢了个火球,亚瑟将火球打出去,安琪拉和亚瑟突然进入欢呼模式,于是烧了整片林,没毛病。